Tag Archives: 艺术

定海谈 | 艺术、设计与传统村落之变

定海谈 | 艺术、设计与传统村落之变
「定海谈」020

讲述:澎湃市政厅“髀设·游”松阳考察团部分成员

同场:厉致谦(设计师)

特约讨论:王伟强(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主持:赵伊人(定海桥互助社驻地联络人)

时间:2016.02.04 周四 19:00(至地铁爱国路站运营结束前或欢迎252帐篷留宿)

地点: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定海桥互助社(见页末地图红点处)

参与方式:关注本微信公众号,回复“定海谈020+姓名+手机号”即可报名参加

友情提醒:请大家用茶水费(10元/位,学生半价)来支持互助社的独立运营,投入现场募款箱中,也可点击页面底部“赞赏”按钮捐款支持。欢迎自带水杯,鼓励环保。


「定海谈」将以定海桥社区为基地、以地方经验为参照,关涉港台日韩新马等各国各地的社区文化实践,团结各界人士,试图为社会发展与变革提供新观察与新思想。

文案/赵伊人  摄影/周仰  编辑/赵伊人

羊年岁末的一个周末,澎湃市政厅的记者王昀、冯婧召集了一帮关注乡建的朋友前往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那里,尝试以艺术和设计的力量改变古村落命运的故事在最近开始变得广为人知。羊年的最后一期定海谈将聚焦松阳,欢迎更多来自类似乡村的朋友们(如果还没回家过年的话)一起来互助社聊一聊。

考察团先后考察了不同乡建路径的村落:以“金色布达拉宫”摄影角度知名的杨家堂,以何葳、徐甜甜、王维仁、许懋彦等著名建筑设计师改造的民宿作品为人所知的平田村,以美院学生绘画写生带动民宿发展的沿坑岭头村,还有完好保留了诸多客家大院(仍有家族后代在内居住)的“江南客乡”遂昌县石仓村。

考察团也走访了不同乡镇试图以艺术和设计角度发展的旅游项目:以徐甜甜设计的茶室主打的大木山骑行茶园、保留了农耕器具生产手艺和铺面的西屏镇老街、给摄影爱好者们提供创作和食宿服务的四都寨头摄影基地、饰有富丽木雕的黄家大院。

引发思考的问题是:艺术家和设计师们来到松阳的动力为何?他们在工作中如何处理和传统的关系?当地政府在其中有何作用?村民们如何被动员,他们又在想着什么?商人在其中的遭遇又是怎样?这几方面是否足以勾勒出松阳的现场和类似地方的未来?

这次我们也请到了设计师厉致谦同场参与讨论。他近年在中国的三、四线城市参与旅游开发项目,例如最近参与贵州铜仁一博物馆展览设计以及江西宜春的灯会设计。

左为松阳县平田村一景 ,右为由徐甜甜设计的艺术家工作室

 


澎湃市政厅“髀设计划” x 定海桥互助社“定海谈”:从松阳游开始谈乡建

文/王昀、冯婧

市政厅的2016新年贺卡,图片就拍摄自松阳。

对于乡建的观察

作为对城镇化浪潮的反馈与补充,“乡建”已呈现出许多种面貌。譬如,针对特定空间的改造,让乡村成为艺术创作基地,对乡村植入养老养生产业,在乡村培养互助金融体系,与发展有机农业同时延伸服务业,等等。澎湃新闻市政厅栏目,对此已有诸多总结报道。

对市政厅而言,我们希望,能与更多年轻人一起去往实地,在体察乡村的同时,也收集到来自不同专业、却对乡村有着共同关切的青年,所生发的一些新的感受、思考与提议。116日那个周末,市政厅组织了一次“髀()设·游”活动,去实地探访乡建的样貌,而松阳则是一个最典型的样本。

我们受到了“入乡随俗”的欢迎

为什么选择松阳:

我们之所以在诸多乡建案例中,会选择浙江松阳进行实地探访。一个原因是,通了高铁之后,这里交通还算方便,有非常美的景致;更重要的是,这里有许多不同类型的、有趣的古村落,各自有其独到的代表性,几乎能覆盖乡建中的所有现象和特征;而且,它已吸引了大量乡建机构、设计师、游客,有许多民宿设计作品已被广为传播,但还未成为周庄、乌镇那样商业化的旅游目的地,当下刚好是一个非常特别的观察节点。

松阳县可能是当下中国古村落最为密集的地方,有五十多个中国传统村落。用清华大学教授罗德胤的说法,它代表了正宗的“古典中国”。


松阳游的线路图

这次松阳游,我们去了大木山骑行茶园、黄家大院、松阳老街、杨家堂村、平田村、寨头村、沿坑岭村、石仓古村,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

近年来,在“田园松阳”的战略目标之下,一些村庄邀请到全国知名的乡建机构、设计师等进行营建,更多游客随之纷至沓来;依托特有的高山资源,还有一些村庄吸引到运动社群,譬如承办徒步越野赛等;一些村庄此前经营多年的摄影、写生等旅游资源,愈发成熟,吸引了诸多摄影师、写生者到此采风。

这些村庄之所以较为完整,与其所处的高山环境有关。导游李孟君提到,在松阳的平原地带原先有更好的房子,但在之前的城镇化过程中,已被拆毁。但最具价值的房子,仍然保留了下来,这就是“黄家大院”。其中的木雕作品极其美妙。这就是古人的设计。

松阳游参与者


在松阳探访乡建的青年们

参与这次松阳游的共有12位青年,大家有不同的专业背景,包括建筑师、景观设计师、媒体人、人类学者、摄影师、社会学学者等。我们遇到了当地的实践者,包括当地的“新乡贤”、当地村民、当地官员和在当地实践的设计师。

我们也在由建筑师徐甜甜设计的工作室里进行了一次短暂的讨论“设计如何改变乡村”,这次讨论的热量完全无法对抗当地寒冷的空间,有人说,这种“冷”的感觉就是最贴切的体会。

在寒冷中讨论“设计如何改变乡村”的青年们

 

* 另可参考同行的独立摄影师、译者周仰的《笔记|松阳行:城里来的两面派的反思》(网址:http://dwz.cn/2FohqD

髀设·游

“髀设·游”,是澎湃新闻市政厅“髀设计划”的线下活动,让不同领域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共同出行,交流讨论有趣的城市议题。在吃喝游玩中敏锐地观察、充实地体验、自由地分享、专业地吐槽。

定海桥互助社

定海桥互助社,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

欢迎访问我们不断建设中的网站 dinghaiqiao.org

 

赞赏说明
通过“赞赏”支持我们可附赠:
打赏5元可取定海桥明信片2张
打赏30元可取定海桥互助社定制版搪瓷杯1个打赏50元可取《定海桥笔记》展览画册1本打赏80元可取庾凯关于定海桥的艺术作品“聚居区:一块肥皂”打赏150元可挑选流行类黑胶唱片(非古典)1张

打赏252元及以上的土豪们你们一定不在意赠品了呢,随你挑

*如需以上赠品,请留言“微信名+手机号+赠品名称”,我们会做好记录并静候您前来定海港路252号领取!如需邮寄,请补上邮费并留下地址哦

 

定海谈|敦煌与景德镇在临界点上

 

「定海谈」015

讲述:张泉

主持:陈韵

时间:2015.12.29 周二 19:00(至地铁爱国路站运营结束前)

地点: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定海桥互助社(见页末地图红点处)

参与方式:关注本微信公众号,回复“定海谈015+姓名+手机号”即可报名参加

友情提醒:请大家用茶水费(10元/位,学生半价)来支持互助社的独立运营,投入现场募款箱中,也欢迎购书、赠物、捐款(特色搪瓷杯有货!)另请自带水杯,鼓励环保。


「定海谈」将以定海桥社区为基地,以本地经验为参照,关涉港台日韩新马等各国各地的社区文化实践,团结各界人士,试图为社会发展与变革提供新观察与新思想。

* 点击页面底部“阅读原文” 我们的官网正式启航~

文案/张泉&陈韵 摄影/马岭 编辑/伊人 校审/陈韵

是历史名城,不是历史遗迹。它们是今日之城。

最近十几年内,发生在两座城市上的巨变尺度,超过了此前千年的总和。到今天,它们似乎走到了各自蜕变的“临界点”(也许我们都是。)

在艺术力量与科研技术的渗入中,敦煌与景德镇如何面对今日世界,并发明出有自身脉络的历史感觉、美学与认知?如何看待年轻一代艺术家和他们前辈的工作?围绕历史研究与论述、旅游开发和自我表达、工艺传承与突破为线索而“发展”的这两座城市,是否给其他中国城市和历史的关系提出了更关键的问题?

两座并不庞大、却肩负某种“伟大”意义的世界城市,是否在找寻有别于主流的中国城市化宿命的它途?两城居民在追寻中的悲喜、收获与失落,是否也被中国绝大多数城市的人们吞咽与共鸣?

在过去十几年里,张泉次前往敦煌,次前往兰州,拜访敦煌研究院的三代艺术家、学者、保护专家;多次前往景德镇与台湾等地访问陶艺家以及与陶艺相关的各行人物,追踪城市中的人与城市剧变之间的关系,和他们在这蜕变的“临界点”上的状况与作为。

这个关于敦煌与景德镇的夜晚,可能会为身处望不到尽头的“转型”中的中国城市和居民,提供某些现实(但不现成)的回应。

敦煌北区石窟(左)景德镇最后的水车(右)敦煌研究院即将退休的邵宏江的画室,刚刚起稿的张骞出使西域图(左)

拉坯,景德镇(右)景德镇雕塑瓷厂老厂长刘远长,他对年轻人的大力支持让景德镇重焕新生(左一)

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在研究明代出土的瓷片(左二)

日本陶艺家安田猛,他的到来让景德镇的年轻人看到未来(右二)

年轻陶艺家董全斌和他收集的历代瓷片,它们成为他的灵感源泉(右一)

关于我们

定海桥互助社,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们的网站

dinghaiqia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