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晚托班,社区儿童教育

献计献策茶话会|社区晚托班怎么办?

 

报告:定海桥互助社晚托班教务组

与谈:对小孩放学后的时光感兴趣的人

主持:陈韵

时间:2016.1.27 周三 19:00(至地铁爱国路站运营结束前)

地点: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定海桥互助社

互助社从今年1月起试运营了两周、针对方圆几百米内孩子的晚托班。虽然学生只有几个,但却成为了互助社的朋友的宝贵经验。我们希望能在这段寒假期间,继续我们的节奏,并在本周三晚上,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的想法,并同各位对社区中孩子的教育、生活和精神问题有兴趣的家长和朋友们一起聊聊。

最早提出做晚托班是因为不断有左右居民来打听我们到工作,并表示希望把孩子放学后做作业的时间“就近托管”。我们从邻居这里得知,学校规定放学后,所有学生必须离校(除少数学校有到5点的免费晚托班外);因为作业难度和父母上班时间的原因,由爷爷奶奶接送放学的孩子,就需要有地方收留(可能家里环境不理想或爷爷奶奶无法盯牢),至少确保(越来越高深的)作业题目被及时完成和吸收。

如今这个晚托已变成相对完整的产业。通常会有一辆车子在校门口接孩子,把孩子带去晚托班的地方做作业,晚托班的老师会辅导作业完成,并在那里吃完晚饭后继续做作业,八九点左右被家长接走。我们房东的姨夫(也住在定海港路上),他的孙女就是去定海桥益民小区里这样的晚托班,一栋日本人留下的大别墅里,有70个孩子一起,平均一个老师大概辅导8个孩子大作业,每月收费1380元;在一定规模下,含晚饭的晚托班费用不算很高,家长可以接受。

以前我们认为工人的创造性生活应该发生在工作之余;今天我们不得不了解到,一个小学生放学之后的生活已经被转包。课余的时光既不能在学校,也不是在家庭或自己的社区里,而是被直接转包出去。于是我们必须去想,我们该如何回应邻居的期待和他们的“需要”?而且,在这个过程里,这又如何变成我们需要认真面对的工作?

我们能做怎样的晚托班?譬如,我们只做附近的居民,让孩子能回家吃晚饭,保证每天和家长一起的晚饭时光,因为家庭不只是一张床和一笔钱。在现有学校、家长和社会交织严密的逻辑下,这放学后的两三个小时,是否还有其他的可能?对家长来说,我们可能不是专业的老师,那我们是谁,我们对他们又可以成为谁?我们是否对孩子来说也有潜力,正如孩子也当然有作业和考试之外的潜力?

我们欢迎所有对这些问题感兴趣的教育工作者、家长和其他文化工作者,一起来跟我们聊聊这个话题,为我们之后的工作思路献计献策。

 

延伸:香港繁忙儿童合唱团《补充练习无间做》

【毛记电视第一届十大劲曲金曲分奖典礼】香港伊丽莎白体育馆,2016年1月11日。

点击观看视频

 

关于我们

定海桥互助社,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

欢迎访问我们不断建设中的网站

dinghaiqia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