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松本哉的笨蛋文化

松本哉博客:在定海路看到大岛站前的中之桥商店街!!!

2015年9月16日,定海桥互助社在名为松本哉号召建立“东亚文化圈笨蛋地下文化“喝酒+宵夜+谈话的借口下召开了隆重的日中团聚、经验分享和夜宵啤酒大会

苏州、武汉、台北等外地赶来的笨蛋们和上海本地笨蛋一起,在互助社一楼听取了来自高圆寺的东亚名人松本哉先生用东京口音表述、由上海青年张斌璐用关西口音日语和上海口音普通话交替翻译的演讲,以全方位感官调动的体验方式跟他追溯了日本社会1990年代以来抗议形态的演化史,尤其是松本所推崇和实践的笨蛋抗议大法(学名“笨蛋地下文化大作战”)的经验。

历时两个多小时的演讲后,每个人都有了一些争做笨蛋成为笨蛋以笨蛋为荣的奇妙感觉和心得;于是前往定海路平凉路口著名笨蛋大厨缪老板的无证夜排档“缪记鱼汤面”(此处是广告你信吗哈哈哈),老板亲自下厨并提供三箱啤酒和书法作品,为这个东亚笨蛋小圈的定海夜晚画上完满的省略号。

498784075575061068 s4042666

2015年9月17号
在上海的贫民街看到了Kitakore大楼!
(日语原博客链接:http://ameblo.jp/tsukiji14/entry-12074367820.html#main)
从重新开发的过程里不断遭到破坏的区域中脱身而出,还没被破坏的街道。
这跟80年代都营地下铁线、西大岛站、大岛站附近的商店街有着同样的风景。这不是像不像的问题,是一模一样啊!!!!!!!!

特征就是建筑物很破。不过,来往的人和店铺的朝气不是一般蓬勃。
一晃眼,就能看见不知不觉中接近的恶(最近建起的高层大厦)。

出现了!!大岛站前的中之桥商店街!!!
啊,不对!这里是上海!

额,那边看到的是北砂小区?!小名木川快出来见我!!
啊啊,跟小学生时看到的风景一模一样!!
但这里是上海。

哇!这不是学校老师说的“这里千万别靠近啊”的龟户五丁目小巷吗!!!!
知道了,知道了,这里!站着手握棍棒的黑手党守门人,流着血倒在地上的人就在这里!!!
但这里是上海。穿过商店街,不小心就进入了有着这样氛围的艺术空间“定海桥互助社”!

这里!不错哦~!!
三层的旧居民楼改造的。一楼是多功能活动室。二楼作为作业场所使用,有时做做展览。

三楼能住人。
太对不起了,貌似有人住在这儿,不小心就拍了照!
好舒适的样子。

完全一片混沌,面临重新开发的区域,景色不要太好了。
小屋子和小屋子连在一起,实在太棒了。周边一带全是这种感觉。
从一个口出来又是一条小巷,简直像迷宫一样。高圆寺的Kitakore大楼,再加油个20年也能达到这种程度的!!!!

-2-
2015年9月17号
欢迎来到上海地下社会!
(日语原博客链接:http://ameblo.jp/tsukiji14/entry-12074383516.html)
活动结束了,庆功宴庆功宴~!!

前往活动中提问的那个中华料理大叔的店!
亚洲常见的那种路边小店,直接摆摊在街上。在车道上喝的酒又是别有一番风味~ 右边是子杰。和他是5、6年前武汉一别后的再会。武汉的这货是那个荒谬绝伦的地方“我们家”附近的人,现在隐居在上海。傻 气 全 开,凉拖短裤骑着自行车,异常符合他的形象。其反骨精神绝对不容小觑。
左边是何子。满世界到处乱跑的艺术家。和她有着很奇妙的缘分,在香港初会。第二次见在北京,第三次她来高圆寺玩耍,这次我来上海,她又刚好住在这里,是第四次碰到。到现在都不知道她是哪里人。总之是个很high的人。

出现了!笨蛋翻译小哥!翻译小哥不时透出的关西腔,而且举动完全是漫才师的样子,完全增添了笨蛋的感觉,真是棒极了!特别是严肃的话题也会被弄的很欢乐。接下来他要挑战柄谷行人的口译!

2、3年前在台北一起喝过酒的育君(中央)出现了!台湾的艺术家,碰巧来了这边。世界太小了!
占据后方的是,法国过来的傻气全开的Alex。音乐呀艺术呀各种各样搞过不少,视网络为眼中钉,总是在策划着一有破绽就毁灭网络。
中华料理大叔大驾光临了。
“国家跟国民是不一样的!你是伙伴!”醉着酒跟我说了近30遍。
声音很低沉,让人放不下。

特别大方,酒什么的都是免费提供的。大家都喝得烂醉,快结束的时候,“哎,你们喝了汤再回去”,给大家发了汤。
恩,这货可不是一般人。
最后说道,“松本下次来上海的机票我来出”,不是一般的大方。
然后就错过最后一班电车了!
泪目,完了!住的地方不是一般远!

还没多惆怅几下,店主说“兄弟,我朋友现在过来送你回家,放心吧”。
来的是个开着高级车的20多岁小哥。短发,瘦身衬衫,很精干。全身散发着“只要接了命令,我都什么都做”的气场。问了以后发现就是包雇的司机。
恩…上海的多元文化水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