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可蒙厂史

可蒙厂史

可蒙厂史

(第一人称,作为资料给本地人朗读,展品之一)

讲到可蒙厂的历史啊,那时候毛泽东说“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跟苏联打仗那个时候挖防空洞,首先组织的就是里弄里的一批老阿姨,还有一些没工作的、戴帽子的这批人。各个街道挖防空洞,那个时候很简陋的。展览海报

78年底79年初成立了杨浦区城防公司,专门挖防空洞,大批人进来是79年10月份,这时候挖防空洞比较好挖,抗原子弹啊、抗炸弹啊,到81年防空洞生意不做了,好多都是造大楼的一起做掉了,城防的生意也不多了。

所以从81年下半年开始,我们没生意谋出路,当时我们第一工程队有一个资本家的儿子叫袁德明,他去协调跟杨浦区爱建公司合资成立美的厂,当时不是公司,是美的厂,厂长全是爱建公司过来的,前后大概派过三、四任厂长。爱建公司就是爱国建设公司,资本家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工资很少,后来就补发了一批工资,资本家工资补发了,有一颗爱国心,想要出来做一些事情,就成立了爱建公司,全上海都有,每个区都有分公司,爱建公司现在股票都有,他自己也有实业的,他们是私企,股份制的。

袁德明也想投资爱建公司,那个时候他好像是百分之四十几的股份,反正我们是五十一二的股份,我们是大头,搞了几年搞大了以后他就退出了,大概87、88年左右。还有一些为化妆品厂配套的印刷厂、塑料厂还是能够生存的,其他什么服装厂全都没成功。我们是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有三种,一种是全额拨款,一种是差额拨款,一种是自设自资,我们是属于自设自资,国家没有拨款。

可蒙这个名字,当时去北京申请商标是直接用美的,但是美的商标被人家用掉了,于是灵机一动想到有两个法国品牌,可的一个,西蒙一个,各取一个字,就叫可蒙,就定了。

孩儿面是1982年左右出来的,当时搞配方是爱建公司请来一个老工程师,他90几岁现在还活着,以前是药厂里面的,当初搞的配方是双色双效的,就是一个瓶子一隔二,就是模仿香港的产品。开始做做挺好,经过市场调研发现当时小孩产品很少,只有天津有一个。小孩的市场很广阔的,所以就发展儿童产品。儿童产品取名是我们自己取的,就取了“孩儿面”,就逐步做大了。当时强生还没进来,全国儿童产品天津一个,我们一个,两分天下。

产品设计也是我们自己设计的。这个“蘑菇”当时是风靡全国的!不是工程师设计的,是当时一个会弄石膏模的职工,也有借鉴外国的产品自己弄石膏,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再改进。

当时用的机器很简单的,马达、传送带,两排人坐着,流水线基本上人工,后来条件好了规模大了就用反应锅,最早就是60公斤的桶,自己搅拌。

孩儿面效果很好的!很多大人也喜欢用,无刺激性,我们做化妆品,第一个造型要好,第二个香味要好,第三个就是留香时间要长,其他都是吹牛逼的,像什么人参护肤霜、珍珠护肤霜讲难听点60公斤的缸就放两支医院里的那种注射液,这两支放没放进去我们也不知道的,吹得天花乱坠都没什么意思的。

孩儿面外国没出去过,因为当时产品的定位就是中小城市、农村,我们不是属于高档的,是中低档,所以当时销路最好的就是江苏、安徽、山东。报纸、电视上都有我们的广告,广告一年都要好几千万呢。上海的报纸登得不多,因为我们这个产品主要是中小城市的,档次不够,所以基本上是当地电视台。化妆品企业,你看电视里有广告了说明这个企业还行,没广告了就不行。我们还有自己的广告公司。

可蒙其他一系列化妆品都有的,但是做得不好,膏霜类做得最好,现在么不谈了,外国品牌进来了。我们最多的时候可以做到5亿,大概94年、95年的时候就做到5亿!那时候我们日外企业也有四小龙,包括霞飞、可蒙、香海等等,我们都是差不多时间起步的,那时候我们可蒙做得最大,霞飞搞得也不错,在乡下的,政策活,收入也高。94、95、96年是我们最高峰的时候,大概98、99年的时候被德国汉高收购了,刚开始孩儿面没有并给他们,做了两年孩儿面也卖给他们了。

其实97年我们已经走下坡路了,是因为共产党政策不好呀,鞭打快牛,那时候杨浦区我们是第一,有的厂发不出工资就并到可蒙去,化妆品厂人不需要那么多的,弄个3、4百人差不多了,我们那个时候1000多个人了,还要求发展,办这个厂、办那个厂。还兼并了两家厂,上海旋具厂和杨浦工具厂,97年的时候又兼并了上海铝制品二厂。那个时候中央有个政策,“招大放小”,就是国家抓住大的,小的这种企业放到区里,我们杨浦区一共放了20家。后来还兼并了上海餐具二厂。这四个厂差不多都是50年代的,像铝制品二厂解放以前就有了。工人多了以后就要安排,安排就要投资,投资以后基本都失败。

被汉高收购以后我们不允许再搞化妆品,到后来我们有百分之五的股份,这么多人要生存的呀,就发展了一个小叮当的品牌,现在还做着,不过是很少很少的,这两年一年做3000多万已经很好了。小叮当前年开始没有厂了,就外包给别人了,自己就在许昌路管理的,属于私企。我们这个企业,好也是因为我们老板,坏也是因为他坏。那个时候他要搞大嘛,区政府说并这个企业、并那个企业,收了这个企业,区政府就给他一个全国劳动模范、全国总工会代表什么的。不收还不行,区政府说你们不收就下红头文件。

还有就是我们老板,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全是他一个人,他一个人说了算。我们那时候重庆有个客户,他也是上海人,他说你们老板就是晚年的毛泽东,一言九鼎班子里没人敢反对的。

现在退管会这里一些员工过来要补助,要来吵。不是我们可蒙的老职工,基本上是后面并进来的四个厂最麻烦。我们可蒙是79年开始成立的,没什么历史问题,这四个企业历史问题很多。我们转制的时候留了一笔资金,专门管理这批人的,但是这批资金又在新的私人老板这里,我们叫保障基金,有1000多万,但是只有粮票没有钱的,私营企业的老板又不肯拿这个钱出来,虽然这个钱拿出来报账可以在保障基金里报的,因为是国资委控制的保障基金,但是要他拿现钱出来的,他也不肯,就这回事。问我们要可以的,去批一百块、两百块,生病了、生癌了,最多两百块。老百姓还是很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