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定海串 Dinghai Chuan

串联:定海桥互助社成都报告

 历史的是现实的也是艺术的

时间:2015年11月19日下午2点

地点:A4当代艺术中心(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麓山大道二段18号麓镇莲湖街3号)

讲述:陈韵

对话:陈建军、曹明浩

回应:杜辉、邹乔
1717435550

377412130

互助社的陈韵已在成都!

昨日成都阴郁,陈建军手捧龚阿姨(龚素清)凭借自己对1950-70年代的精准回忆而绘制的府河沿岸长卷(见题图),照耀着一栋栋把老城旧区铲平后拔地而起的地产高楼、酒店新宅。府河的水百转千回,最终也会流到黄浦江,用河边居民的话讲,因为他们把洗脚水倒在里面,黄浦江应该比府河更脏。

这次在成都的重逢,距离陈建军与曹明浩的定海桥之行恰好一年。此行是为现场了解他们在成都水井坊社区中正逐步开展的“天台与墙”项目,以及他们对都江堰及其中下游若干村镇的“水系”研究。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定海桥互助社的成员构成在密集的讨论商议与活动践行中逐步形成,并磨合出了一种基于现实状况并为同仁所共享的问题意识和工作感觉。11月19日的活动中,定海桥互助社的部分案例,将在如下关键词中被描述和回应,期待与本地听众进行深切的交流与关照:

互助
什么是社区的需要?什么是互助社的需要?这两个同样重要的问题,敦促着“需要”与“被需要”之间的交锋与磨合。“互助”是通过激发出对需要的需要,去面对“互助”关系下的矛盾与张力;去追求不断磨合却具有生产力的“在一起”。
串联
他方的方法成为此处方法的参照,从而超越(但不忽略)具体语境的差异,联结为社会想象(力)的共同体。
媒体
把社会性的问题落在定海桥讨论,与将定海桥的问题拉去社会讨论的差别在哪里?地方本身就是鼓励发明语言、刺激思想、重申现实与主张理想的媒体。
历史
历史是现在进行时,现实却未必;两者是一块硬币的两面;他方/他人的历史与现实,也是我方/我们所处的历史与现实的另一面/另多面。在此时此地把握对现实的感觉和理解与“穿越时空”的关照互相支撑,从而成为“定海桥”的语境。
艺术
一种以“改变”和“自由”为目的的艺术,依托一个实在地方(也是超越时空的地方)而发生,同时也时刻修订着“改变”与“自由”的定义。这是上述所有工作得意实现的方法。历史的、现实的方法。

关于“天台与墙”剧场

2014年8月,艺术家曹明浩和陈建军接到“爱•有戏”社区文化发展中心的邀请,在成都水井坊社区67号院进行相关的艺术工作,就前期的田野调查工作来看地景变迁,城市空间的快速资本化问题,并逐渐生成依附院落物理空间变迁的剧场想法“天台与墙”。来讨论再规划作为当下都市更新的普遍景观,早已贯穿所有人的日常生活与欲望想象。剧场通过与居民,社区机构合作,主动描述出自身的记忆,历史与社区意识?是反思仅在发展框架下被视为拆除/改造对象的正当性根源究竟为何,也是从时间后延的治理方式中偏离出,重见属于自己的生活想象,反转当下现场个体所经验到的泛社区化叙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