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民煮食堂

民煮食堂第三回 | 在定海桥重建“圈子”的努力

民煮食堂第三回

在定海桥重建“圈子”的努力

本期主厨:黄奕

 

总策划:卢袁炯

协调:赵伊人

时间:2016年7月30日(周六)18:00

地点:上海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 · 定海桥互助社1楼

报名:本次招待人数仅限8位(除主厨及其特邀客人外),如欲报名,请回复本微信“民煮食堂03+姓名+电话”,并先在页面底部的微信赞赏中预付60元食材成本费,现场也请另外酌情捐赠支持互助社的运营。

*请以后台回复确认自己是否成功预定哦!

主厨简介

黄奕,男,出生成长于粤地,南方那个“被划了个圈”的小渔村的城市发展史,即是一部分的自我成长史。后于沪上求学四年,从哲学系转去中文系。离开家庭的四年顺带游历全国各处,方知空间的历史是沉重的,小渔村毕竟是画了个圈的特例。又负笈英伦,习人类学,期间不时去欧陆看看。如今重新暂时流连于沪上,在一家城市设计事务所做些微小的事情。省港文化是伴随成长的精神底色,但至今还在寻找可以抛锚的精神故乡,不过人类学和做饭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安顿了当年的“文艺哲学青年”的那颗焦躁虚空的心。

主厨自述

793天前,我曾经发过一条朋友圈,内容为:

Diaspora, Identity, & ‘Quanzi’: The Cooking Practice of Chinese Students in London”。哪天真要写这篇论文,希望大伙儿能踊跃接受我的访谈!(念在我做了那么多次饭的份上T.T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嗯!

要知道,“吃”对这帮“流散在外”的留学生而言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不仅仅是为了品尝美食,而且兼具着其他重要的功能,包括但不限于:社会交往,抗击抑郁,交流信息,维护身份认同,和组成“圈子”。在人类学家看来,“一起吃饭”已经意味着对对方的终极信任和接纳——你可以充分地相信对方没有在饭菜中下毒而且干净卫生可口,这简直就是托付身家性命的事情了。

而在伦敦的时候,每次组成饭局,或多或少都会交由我来主厨。原因无他,无非就是我做饭比较有经验和比较好吃。我的烹饪技巧最开始是从父亲那里学来的,虽然学得不多,但是已经足以培养起了“如何做饭”的一些重要的基本概念了,譬如:如何用刀,什么食材可以一起搭配,什么调味料和什么烹饪方式适合什么食材——再加上“下厨房”APP,这样一来在伦敦做饭并不是什么难事,剩下的就是只是多做几次还是少做几次的经验问题罢——譬如,如果这次放盐太多,下次就少放点,这次煮的时间不够,下次就煮久一点。而且作为一个在深圳出生长大的广东人,得益于伦敦华人社会强大的的广东/香港传统,在伦敦唐人街能够买到的调味料和食材对我而言都熟悉不过,因此用起来也算得心应手。而且,也得益于“圈子”成员的地域和文化多样性,我自己也学会了使用多种过去并不熟悉的调味料和烹饪方法。

可想而知,这篇题为“Diaspora, Identity, & ‘Quanzi’”的论文最终没有得以实现写出来(本来也只是戏谑一说嘛),但伦敦饭局的重要性还是足以让我写过一篇小文来纪念它,这篇小文题为《伦敦的夜谈》(有兴趣的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查阅)。但正如我的一位挚友在转发的时候评论到:“写作‘夜谈’,读作‘会饮’。人类学家烧饭还是好吃的。”——对于这评价我是极为认同的。当然我不只认同“人类学家烧饭还是好吃的”这一点,而且还认同其与“会饮”的类比。因为这自然让人想起柏拉图的《会饮篇》——饭局不仅在满足口腹之欲,也可以同时为哲学的交流创造一次时空的机会。

这一次,借着“民煮食堂”的机会,我将通过仪式性地复制793天前发出的那条朋友圈中的主要菜品(主要偏粤菜口味),为定海桥——也为依然身为上海“流民”(diaspora)的我——创造一次重建“身份”和“圈子”的时空契机。当然,也是一次会饮和夜谈的契机。欢迎大家前来,将身家性命托付给我。:)

【菜品】

酒焖青口

蒜蓉茄子

红烧肉

山药炒木耳

肉末煎豆腐

红三剁(肉末炒西红柿和青椒丁)

葱酱油嫩豆腐

白灼生菜

凉拌腐竹

橄榄菜肉沫豆角

【广东老火汤】

茶树菇排骨汤

【饮料】

自制港式奶茶

【主食】

广东腊味饭(使用主厨奶奶亲手制作之广东腊肉)

【甜品】

冰镇绿豆粥

* 主厨将尽量争取全部生鲜食材当天购自定海桥社区,因此菜品可能会根据当天实际所购食材作出适当调整。

* 也别忘点击阅读原文,阅读黄奕的文章《伦敦的夜谈》哦!

互助社小广播 | 前三回民煮食堂的成本/收入将于8月初公布!

定海桥互助社 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dinghaiqiao.org

「定海谈以定海桥社区为基地、以地方经验为参照,关涉港台日韩新马等各国各地的社区文化实践,团结各界人士,试图为社会发展与变革提供新观察与新思想。

文案及供图/黄奕

图文编辑/赵伊人

民煮食堂第二回 | 别离

 

 ”定海桥民煮食堂的第二回”事关别离。主厨是出生在上海、19岁独自赴澳学习土木工程的青年作家王鑫,“定海桥故事创作班”第一期的特邀观察员和定海桥晚托班里最心疼学生的“鑫爸”。这次的主人和送别的对象是在定海桥发起“故事创作班”、把栾奶奶的故事写成夜光杯的作家钱佳楠,她将于下月去地球的另一边继续研习写作——我们谨以此宴送别。

民煮食堂第二回

本期主厨:王鑫

总策划:卢袁炯

时间:2016年7月10日周日晚6点

地点:定海桥互助社一楼

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

* 本次招待人数仅限12位,如欲报名,请回复本微信“民煮食堂02+姓名+电话”,并先微信预付80元食材成本费,现场也另外捐赠支持互助社的运营。*请以后台回复确认自己是否成功预定哦(有忌口也请留言说明????)*

 

菜单

日式海藻

蓝莓山药

蔬菜沙拉

土豆泥&南瓜泥

 

玉子烧

炸鸡块

日式串烧

章鱼香肠????

关东煮‘

什锦天妇罗

清炒秋葵

奶油炖菜

 

根据当日时节和天气提供不同例汤

 

饮料

冻柠檬茶(主厨自制)

大麦茶

 

隐藏菜单(看心情)

三文鱼

章鱼小丸子

猫饭

烤鳗鱼(天太热了就不烤)

离家那天的小馄饨和墨村中餐店的黑工

主人钱佳楠定了她最钟意的日式料理作为菜的主题,我把她的离别作为宴席的主题。

这几年,我辗转上海、杭州、墨尔本、胡志明市、大阪、凯恩斯,去了好些地方。或是旅行,或是学习,遇到很多人,很多事物,很多故事。

我相信食物有生命力,也有记忆。至今我依然记得,19岁离家那天,母亲煮了一碗小馄饨给我吃,我们在去机场的路上相顾无言,我急急忙忙出了关,没有好好和父母道别,怕母亲在我面前流下泪来。离家后久久不能忘怀的是放了葱花、加了一点猪油的高汤,小馄饨柔软的外皮伴着恰到好处的肥瘦肉馅,是游子的滋味。

20岁的某一天,我突发奇想去中餐馆打黑工,了解那些拿着working holiday visa背井离乡讨生活的马来人、香港人、台湾人的真实生活。我们维持着一家饭店从晚8点到次日凌晨5点的运作,见证了凌晨4点的墨尔本,目睹饭店里人来人往,悲欢离合。离去那天,是同事的生日,下课后我坐着火车从学校赶去店里,从尚未关门的星巴克里买了纸杯蛋糕,以客人的身份去那家曾经工作过的、难吃的不得了的店打包一份食物,顺便送上蛋糕。走前,在tips的盒子里,放进一百块小费。心里怀念的,依然是当时躲在角落里吃过的那碗不知道什么味道的饭。

同学家中发生变故,他飞回越南,没有见到他父亲最后一面。在电话里对着我大哭一场。回来之后,我领他到住所,做了顿便饭,试图用一餐饭食洗去匆忙的送终,当然我深知一双筷子翻不过饱含泪水的生离死别。站在桌边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看他捧着碗,一边吃一边说:“真好吃。”

在煮饭做菜上我极少失手,因为发自内心热爱料理。我常对别人说:“只要条件允许,可以做任何你们想吃的东西。”想来,这全然不是天赋,不过是把一个独居男人在卧房做的事,转移到了厨房,攒下些经验,熟能生巧罢了。 

关于食物的印象和烹饪的记忆,太多太多。食物究竟承载着什么,不能言语。 

2015年12月29日,我第一次来到定海桥。坐在我身边的是钱佳楠。陌生的环境里,我用余光偷看着周围的人,她托腮、撑头、把手交叉在胸前。过了一会儿,她剥了个橘子,掰了一半给我。真好吃。

此次她将远赴美国。作为写作者,我并不能做什么;作为工程师,可以做的更少;而作为一个厨子,唯独能做一餐饭食,说说这些年关于离别、关于食物的故事。

我保证,一定会给诸君,给即将离开的佳楠,一个异常丰满的夜晚。

本期主厨:王鑫

定海桥互助社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

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 dinghaiqiao.org

受定海路马路菜场的启发,“定海桥民煮食堂”定海桥互助社美食促进组发起,通过每次特邀一位“主厨”操刀,在共同品尝食物的过程中,交代日常食物在各地方的土地、市场和人民生活中的历史、记忆、流通、成本和正发生的演变。本食堂长期招募主厨和帮手,更长期欢迎大家参与品尝,并对互助社的微小经济做出贡献~

本期图文编辑:赵伊人、陈韵

 

民煮食堂第一回 | 从哈尔滨“奋斗副食”中走来

“定海桥民煮食堂”是由定海桥互助社美食促进组发起的食物项目,在定海路马路菜场的精神感召下,通过每次特邀一位“主厨”操刀,在共同品尝食物的过程中,交代日常食物在各地方的土地、市场和人民生活中的历史、记忆、流通、成本和正发生的演变。民煮食堂欢迎大家以品尝或主厨的方式共同参与,并对互助社的微小经济做出贡献~

民煮食堂第一回我们邀请的是出生在哈尔滨(的上海移民家庭)、12岁同父母一起“移回”上海、现在温哥华学习的青年艺术家石连川,食物为他此次回国探亲时从哈尔滨赫赫有名的“奋斗副食”市场挑选采购,机会难得名额有限,报名从速~

                                                            民煮食堂第一回

本期主厨:石连川

总策划:卢元炯

时间:2016年7月3日周日晚7点

地点:定海桥互助社一楼

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

* 因食物均为主厨从哈尔滨亲自采购,故招待人数仅限8位,如欲报名,请回复本微信“民煮食堂01+姓名+电话”,并先微信支付60元食材成本费,欢迎额外赞赏支持互助社运营

                                                                   菜单

秋林红肠

秋林格瓦斯

秋林列巴

秋林鲜葡萄酒

正阳楼干肠

正阳楼松仁小肚

肉联干叉烧

鲜扎啤

老都一处三鲜水饺

华梅罐牛

熏大马哈

朝鲜辣桔梗

道外烤冷面

道外烤烧饼

主厨说:哈尔滨,路过的人都在这里留下了什么

哈尔滨是一座神奇的城市,这里不是租界,但曾经歪果仁人数占到三分之二。这里是亚洲,却是二战后保留最完好了一座欧洲城市。曾经,这里人人横枪跃马堪比 Old West。 中国人,斯拉夫人,犹太人,朝鲜人都在这座城市都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痕迹。它们不光留在老城里建筑里和书本的故事里,还留在了哈尔滨的餐桌上。初到哈尔滨建铁路的俄国人是幸福的,这里是鱼子酱的产地,这里丰富的物产让沙俄动起了建立黄俄罗斯的念头,在这里建立城市。随行的立陶宛人留下了红肠,和啤酒,格鲁吉亚人留下了不同于西欧的葡萄酒。咸丰十年开禁放垦,闯关东的山东人和河北人在这里留下了扒肉,松仁小肚和干肠。第二次壬辰之乱,许多李氏王朝的遗老遗少不堪故国沦陷远走哈尔滨,也留下了原初味道朝鲜料理,那比二战后才催生的韩国料理好吃多了,Kimchi的原初版本是辣桔梗,韩国人是因为失去了桔梗的产区才改去腌白菜的。显然李氏移民并没孤单多久。阿芙乐尔一声炮响,高尔察克的士兵们只得东逃,在哈尔滨留下了列巴,塞克,红菜汤。  也许吃着这些的时候,他们会想起伏尔加河畔的姑娘。一起逃难的是罗曼诺夫王朝的王公老爷们,他们可能做梦都还想吃上一口罐焖牛肉,炸鹿肉,奶汁桂鱼。但是在哈尔滨,他们拥有的只是瑟瑟的寒风,那些俄式料理都装进了犹太人和的肚囊。犹太人倒是没给这里留下什么美食,却在这里留下了一座城市。后来,后来的故事就太多了…这些故事还在流传,而这些美食在上海很难吃到,菜单你已经看过了,想吃的话就7月3号晚来定海桥吧,和小松聊聊哈尔滨的故事,尝尝我带来的哈尔滨美食。

本期主厨:石连川

定海桥互助社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
受定海路马路菜场的启发,“定海桥民煮食堂”由定海桥互助社美食促进组发起,通过每次特邀一位“主厨”操刀,在共同品尝食物的过程中,交代日常食物在各地方的土地、市场和人民生活中的历史、记忆、流通、成本和正发生的演变。本食堂长期招募主厨和帮手,更长期欢迎大家参与品尝,并对互助社的微小经济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