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定海社 Dinghai She

民煮食堂第三回 | 在定海桥重建“圈子”的努力

民煮食堂第三回

在定海桥重建“圈子”的努力

本期主厨:黄奕

 

总策划:卢袁炯

协调:赵伊人

时间:2016年7月30日(周六)18:00

地点:上海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 · 定海桥互助社1楼

报名:本次招待人数仅限8位(除主厨及其特邀客人外),如欲报名,请回复本微信“民煮食堂03+姓名+电话”,并先在页面底部的微信赞赏中预付60元食材成本费,现场也请另外酌情捐赠支持互助社的运营。

*请以后台回复确认自己是否成功预定哦!

主厨简介

黄奕,男,出生成长于粤地,南方那个“被划了个圈”的小渔村的城市发展史,即是一部分的自我成长史。后于沪上求学四年,从哲学系转去中文系。离开家庭的四年顺带游历全国各处,方知空间的历史是沉重的,小渔村毕竟是画了个圈的特例。又负笈英伦,习人类学,期间不时去欧陆看看。如今重新暂时流连于沪上,在一家城市设计事务所做些微小的事情。省港文化是伴随成长的精神底色,但至今还在寻找可以抛锚的精神故乡,不过人类学和做饭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安顿了当年的“文艺哲学青年”的那颗焦躁虚空的心。

主厨自述

793天前,我曾经发过一条朋友圈,内容为:

Diaspora, Identity, & ‘Quanzi’: The Cooking Practice of Chinese Students in London”。哪天真要写这篇论文,希望大伙儿能踊跃接受我的访谈!(念在我做了那么多次饭的份上T.T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嗯!

要知道,“吃”对这帮“流散在外”的留学生而言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不仅仅是为了品尝美食,而且兼具着其他重要的功能,包括但不限于:社会交往,抗击抑郁,交流信息,维护身份认同,和组成“圈子”。在人类学家看来,“一起吃饭”已经意味着对对方的终极信任和接纳——你可以充分地相信对方没有在饭菜中下毒而且干净卫生可口,这简直就是托付身家性命的事情了。

而在伦敦的时候,每次组成饭局,或多或少都会交由我来主厨。原因无他,无非就是我做饭比较有经验和比较好吃。我的烹饪技巧最开始是从父亲那里学来的,虽然学得不多,但是已经足以培养起了“如何做饭”的一些重要的基本概念了,譬如:如何用刀,什么食材可以一起搭配,什么调味料和什么烹饪方式适合什么食材——再加上“下厨房”APP,这样一来在伦敦做饭并不是什么难事,剩下的就是只是多做几次还是少做几次的经验问题罢——譬如,如果这次放盐太多,下次就少放点,这次煮的时间不够,下次就煮久一点。而且作为一个在深圳出生长大的广东人,得益于伦敦华人社会强大的的广东/香港传统,在伦敦唐人街能够买到的调味料和食材对我而言都熟悉不过,因此用起来也算得心应手。而且,也得益于“圈子”成员的地域和文化多样性,我自己也学会了使用多种过去并不熟悉的调味料和烹饪方法。

可想而知,这篇题为“Diaspora, Identity, & ‘Quanzi’”的论文最终没有得以实现写出来(本来也只是戏谑一说嘛),但伦敦饭局的重要性还是足以让我写过一篇小文来纪念它,这篇小文题为《伦敦的夜谈》(有兴趣的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查阅)。但正如我的一位挚友在转发的时候评论到:“写作‘夜谈’,读作‘会饮’。人类学家烧饭还是好吃的。”——对于这评价我是极为认同的。当然我不只认同“人类学家烧饭还是好吃的”这一点,而且还认同其与“会饮”的类比。因为这自然让人想起柏拉图的《会饮篇》——饭局不仅在满足口腹之欲,也可以同时为哲学的交流创造一次时空的机会。

这一次,借着“民煮食堂”的机会,我将通过仪式性地复制793天前发出的那条朋友圈中的主要菜品(主要偏粤菜口味),为定海桥——也为依然身为上海“流民”(diaspora)的我——创造一次重建“身份”和“圈子”的时空契机。当然,也是一次会饮和夜谈的契机。欢迎大家前来,将身家性命托付给我。:)

【菜品】

酒焖青口

蒜蓉茄子

红烧肉

山药炒木耳

肉末煎豆腐

红三剁(肉末炒西红柿和青椒丁)

葱酱油嫩豆腐

白灼生菜

凉拌腐竹

橄榄菜肉沫豆角

【广东老火汤】

茶树菇排骨汤

【饮料】

自制港式奶茶

【主食】

广东腊味饭(使用主厨奶奶亲手制作之广东腊肉)

【甜品】

冰镇绿豆粥

* 主厨将尽量争取全部生鲜食材当天购自定海桥社区,因此菜品可能会根据当天实际所购食材作出适当调整。

* 也别忘点击阅读原文,阅读黄奕的文章《伦敦的夜谈》哦!

互助社小广播 | 前三回民煮食堂的成本/收入将于8月初公布!

定海桥互助社 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dinghaiqiao.org

「定海谈以定海桥社区为基地、以地方经验为参照,关涉港台日韩新马等各国各地的社区文化实践,团结各界人士,试图为社会发展与变革提供新观察与新思想。

文案及供图/黄奕

图文编辑/赵伊人

徐光祖、徐天天父女绘画展:你好!你好吗?

 

2015年初,徐光祖老师携女儿天天,在定海桥项目发起人陈韵的建议下,来到定海港路252号,免费招募了九位住在定海桥地区的外来务工子女,在当时还家徒四壁的252号一楼开始了艰苦的儿童绘画班教学——这是退休前一直在少年宫教学的徐老师第一次下到社区尝试新的教学方法、拓展美术教育的理念。比如,他尝试在课上吹黑管给学生听,让学生体会绘画与音乐之通感。

半年后,定海桥儿童绘画班毕业展开幕——这是这九位女孩第一次的作品展览,也为定海港路252号带来了全新的空间面貌初步打开的社区关系,也间接催生了“定海桥互助社”这一在地组织的诞生。

碰巧这时由华东师大李丽梅教授的一门课程的学生来到定海桥学习调研,对绘画班的孩子们进行了家庭口述史访谈。在儿童绘画展闭幕之际的2015年7月10日我们组织华师大的学生们和徐老师坐在一起进行交流时,徐老师说起了一个从未被讲述的故事——没想到,在整整一年之后,这个故事发展为了他和女儿最新展览的开幕表演之一。

我们特将当时徐老师讲的这个关于艺术和成长的故事整理出来,为这对父女的新展览贺喜,也在定海桥互助社成立一周年之际,回望我们的起点,重思艺术之作为。

赵伊人于2016.7.9凌晨

 


绘画班展览开幕当日的互助社二楼(右一为徐光祖老师),2015年6月14日,摄影/陈韵

 

“谢谢你,莫扎特,教会了我什么是音乐”

口述/徐光祖  录音听写/朱恬骅  整理/赵伊人

我生活中,最感动过我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呢,我讲给你们听。

我在年轻的时候去档案馆,那里的老师给我了一本莫扎特的《A大调协奏曲》。当时我正准备留校的,但名额没有;然后借用到地区的工厂呢,也没有名额,就又回到我插队的地方:一个皖南山区,分进一个中学里。去了以后,那个中学哦就两排平房,一排平房三个教室,初一、初二、初三,还有一排平房呢就是有七八个老师;连校长在一起不超过十个人,烧饭的在一起——这个就算中学了。

我们呢就相当于自己到这个中学里当老师去。当时我一进去第一天晚上,校长举办欢迎仪式,点的煤油灯。当时灯泡很暗的,电也不好,所以就点煤油灯,很简单的一个仪式。穿很朴实的衣服,不管男的女的,出来热烈欢迎。先问张老师,张老师是复旦大学外文系毕业的,教西班牙语的,小语种;还有一个北大的。那我想安徽小小的一个村庄里面,复旦、北大、还有一个是安徽师大俄语系毕业的教英语,还有一个讲是上海一个师范中学毕业的女知青。哎哟,我看都是很厉害的呀!我只是地区的一个师范学校的。好在我搞音乐,喜欢艺术,他们觉得哎呦不错,跟他们关系就特别好,因为他们喜欢我晚上弹弹吉他啊,这个很容易。


定海桥儿童绘画班展览开幕,2015.6.14 后排左四:徐光祖,后排左二:徐天天

后来我就教教美术、教教音乐、还有体育课也是我教的,学生真朴实,非常好。我没有什么作业要批改,就拿着谱子跑到边上山坡吹黑管。那里有一棵树我经常去的,我就找一个枯杈、把五线谱夹子夹在树的上面,等于是谱架。就开始在山坡上边吹,吹莫扎特《A大调协奏曲》第二乐章。当时我每天训练至少要六个小时到十个小时,每天都吹。

山坡那里没有人,边上我记得还有一条小溪在流。我在吹的时候,跟自然就这样进去,音乐里面它的表情、旋律给你很美的东西,这些东西我全进去了。所以我感到:啊太美了。还有音符的转折、起伏、装饰音,还有很慢的部分,还有到第二部分的时候,它的主题是重复的,但是就变了个符号——轻,轻,轻——我轻的时候呢感觉又不一样了,很忧伤。

吹好了以后我深呼吸一下,空气很好。我就觉得,就那么短短的几分钟,大师能够给我那么美的情感,五六分钟啊,很多情感进去。我感到我后面的人生、我做事,都是大师给我的。因为当代社会有很多的诱惑啊对不对,一不小心就要走到歪的地方去的——我觉得美的东西滋润了我的心。

后来我女儿在法国读书,我就到法国去,托女儿的福到那里去办个展览,跟法国艺术家搞了一个联展。联展以后我就讲,哎,我想做件事情!我女儿听我讲我以后说好啊。

做件什么事情呢?

展览结束以后,我跟我女儿一起到巴黎最大最好的一个琴行,买了一根著名的黑管,价格比较贵,也是我人生中吹的最好的一根管子,前面吹的都是国产的。我买好以后在那里试音,满意了以后——哗!就直接到奥地利去。到奥地利去干嘛呢?我要到莫扎特的坟墓前去吹黑管。哎呀我想如果这样现在不去以后就没有时间了,有的东西就那么一次。

我去维也纳的路上买了一束鲜花,下车就去莫扎特那里,送到他墓前,他的雕塑很漂亮。我和我女儿还买了很大的一块布,然后就把布拉开,叫大家签字,我就吹黑管。边上有人就看到“唉?一个亚洲人,还不知道哪里的,胆敢在维也纳吹?”但是我是很诚恳的,想的就是请你留下你的故事,或者签个名。我也不管有没有人来,我也不管我吹得好听不好听,反正我就这么干了!我觉得这一辈子几十年那么长,这个一定要去做,有这么一次机会抓住了就要去做。这个真的非常个人化,没有一点点杂念,我就做了这么件事情。

第一个上来的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爷爷抱着他的孙子,过来以后听了。他们懂我在吹莫扎特的曲子,一听之后问怎么回事呢?知道后他马上就签名了。我正好也曲子基本上差不多了,他签好以后呢我们就讲起来了,讲你怎么在这里做这个事情?觉得很好。他还要丢欧元,我不要,他就讲我还有小孙子我来帮他签,再签了个名。后来还有恋人走过,那个女的走过来,丢了两欧元,她当我艺人呢,我讲一分钱不要还给她,就要签名。

从墓地上回来,我在我那幅作品上背面写了一句话:“谢谢您,莫扎特,教会了我什么是音乐”。

定海桥互助社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

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 dinghaiqiao.org

 

定海桥互助社周年庆-暨大杨浦特选黑椒黑夜大放送~

 

时间:2016年7月4日19:00始(地铁爱国路末班车22:48)

地点: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 · 定海桥互助社二楼

黑椒挑选:李俊(黑椒收藏者,摄影师,贵阳长大的上海支内子弟

设备支援:李政勋(定海桥黑椒互助经济倡导人,籍贯韩国釜山)

DJ:卓伟(黑椒铺运营总监)& 伊人(互助社驻地联络人)

主持:陈韵(黑椒盲)

定海桥互助社一年了!

记得是去年七月某日没有任何宣布地开始了,到现在还存在着甚至有点越来越好真是难以置信地要谢谢所有新老朋友!!没有经过讨论,我们选择如下奇怪的方式庆祝和感谢大家~

一直鼎力支持我们的韩国朋友李大哥(李政勋)近日路过上海,主动要求提供第二次的跨国上门设备检修……一年前,正是他将一对从美国乡下以不可思议的价格(二位数)淘来的七十年代产二手音箱两台从首尔搬来上海,并在离开前留给互助社,鼓励大家在这个基础上发展“黑椒团结经济”,期待这样可以支援互助社的房租和日常开销。

之后,李大哥又造访互助社两次,为我们带来了配套的功放、唱机、音箱设备架和作为启动的第一批黑椒唱片,并对之前的一些硬件问题进行了维修和人员培训,前后长达半年多时间。在大哥的殷切期待下,在摸索体验了很久并参考了其他现有的黑椒经济状况后,互助社的卓伟和小郑终于把铺面在互助社二楼消无声息地开张了……

特别鸣谢卓伟和小郑两位同志在过去的一年里以个人摸索的方法为黑椒的整理、研究和推广焦虑了一年,大家对此有目共睹。虽然一年后,我们仍然没有可观的黑椒交易成绩可以报告,但黑椒却以更丰富多样的意义陪伴我们度过了很多个难忘的有声的夜晚……

黑胡椒,学名:Piper nigrum,又名黑川,是胡椒科的一种开花藤本植物,它的果实在晒干后通常可作为香料和调味料使用

本次“精选黑椒”除了李大哥所捐赠的唱片之外,互助社的新朋友Caucasso李俊也应邀回到他出生的大杨浦,带来我们会喜爱的如下各色唱片和曲目(五味杂陈):

民国时期唱片:《支那之夜》

电台播放:建国时版本《中国人民共和国国歌》、《说防火》(上海说唱版)

红色歌曲:《八月桂花遍地开》、《公社春来早》、《红色娘子军》、《昆仑盛开大寨花》(以及其他省略)

世界音乐:印度、非洲……世界人民大联欢

同场李政勋:韩国八零年代青年歌曲……

是的,除了互助社的唱机外,李俊还将带来他用于谍报功能的手摇唱机(听起来会有味道,可能)……

——–

定海桥黑椒铺由韩国学者李政勋发起,定海桥互助社在地运营,所有唱片均由互助社的朋友们捐赠或代购。

强烈呼吁!

如果您近期有出国旅游或从海外回沪的计划,欢迎您艰难地为我们携带几张二手黑椒唱片。互助社每卖出一张黑椒唱片,会将您当初购买的成本以各种方式反馈给您。我们也会在黑椒唱片上贴上您的名字和购买地点(或其他你认为重要的八卦),令这迄今为止最好的声音留存媒体,带着我们的印记继续流转。

P.S. 我们对音乐类型、风格等一概没有偏好。

店铺地址(可点击页面底端“阅读原文”)

https://shop148265456.taobao.com

 


 

欢迎亲临互助社试听选购,可享三大福利

  1. 由于省去了运费,所有唱片再打九折
  2. 现场试听杨树浦百年老电驱动实木音箱,音质醇厚,回味无穷。
  3. 互助社当家花旦提供陪购陪听陪聊服务。

定海桥互助社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

民煮食堂第二回 | 别离

 

 ”定海桥民煮食堂的第二回”事关别离。主厨是出生在上海、19岁独自赴澳学习土木工程的青年作家王鑫,“定海桥故事创作班”第一期的特邀观察员和定海桥晚托班里最心疼学生的“鑫爸”。这次的主人和送别的对象是在定海桥发起“故事创作班”、把栾奶奶的故事写成夜光杯的作家钱佳楠,她将于下月去地球的另一边继续研习写作——我们谨以此宴送别。

民煮食堂第二回

本期主厨:王鑫

总策划:卢袁炯

时间:2016年7月10日周日晚6点

地点:定海桥互助社一楼

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

* 本次招待人数仅限12位,如欲报名,请回复本微信“民煮食堂02+姓名+电话”,并先微信预付80元食材成本费,现场也另外捐赠支持互助社的运营。*请以后台回复确认自己是否成功预定哦(有忌口也请留言说明????)*

 

菜单

日式海藻

蓝莓山药

蔬菜沙拉

土豆泥&南瓜泥

 

玉子烧

炸鸡块

日式串烧

章鱼香肠????

关东煮‘

什锦天妇罗

清炒秋葵

奶油炖菜

 

根据当日时节和天气提供不同例汤

 

饮料

冻柠檬茶(主厨自制)

大麦茶

 

隐藏菜单(看心情)

三文鱼

章鱼小丸子

猫饭

烤鳗鱼(天太热了就不烤)

离家那天的小馄饨和墨村中餐店的黑工

主人钱佳楠定了她最钟意的日式料理作为菜的主题,我把她的离别作为宴席的主题。

这几年,我辗转上海、杭州、墨尔本、胡志明市、大阪、凯恩斯,去了好些地方。或是旅行,或是学习,遇到很多人,很多事物,很多故事。

我相信食物有生命力,也有记忆。至今我依然记得,19岁离家那天,母亲煮了一碗小馄饨给我吃,我们在去机场的路上相顾无言,我急急忙忙出了关,没有好好和父母道别,怕母亲在我面前流下泪来。离家后久久不能忘怀的是放了葱花、加了一点猪油的高汤,小馄饨柔软的外皮伴着恰到好处的肥瘦肉馅,是游子的滋味。

20岁的某一天,我突发奇想去中餐馆打黑工,了解那些拿着working holiday visa背井离乡讨生活的马来人、香港人、台湾人的真实生活。我们维持着一家饭店从晚8点到次日凌晨5点的运作,见证了凌晨4点的墨尔本,目睹饭店里人来人往,悲欢离合。离去那天,是同事的生日,下课后我坐着火车从学校赶去店里,从尚未关门的星巴克里买了纸杯蛋糕,以客人的身份去那家曾经工作过的、难吃的不得了的店打包一份食物,顺便送上蛋糕。走前,在tips的盒子里,放进一百块小费。心里怀念的,依然是当时躲在角落里吃过的那碗不知道什么味道的饭。

同学家中发生变故,他飞回越南,没有见到他父亲最后一面。在电话里对着我大哭一场。回来之后,我领他到住所,做了顿便饭,试图用一餐饭食洗去匆忙的送终,当然我深知一双筷子翻不过饱含泪水的生离死别。站在桌边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看他捧着碗,一边吃一边说:“真好吃。”

在煮饭做菜上我极少失手,因为发自内心热爱料理。我常对别人说:“只要条件允许,可以做任何你们想吃的东西。”想来,这全然不是天赋,不过是把一个独居男人在卧房做的事,转移到了厨房,攒下些经验,熟能生巧罢了。 

关于食物的印象和烹饪的记忆,太多太多。食物究竟承载着什么,不能言语。 

2015年12月29日,我第一次来到定海桥。坐在我身边的是钱佳楠。陌生的环境里,我用余光偷看着周围的人,她托腮、撑头、把手交叉在胸前。过了一会儿,她剥了个橘子,掰了一半给我。真好吃。

此次她将远赴美国。作为写作者,我并不能做什么;作为工程师,可以做的更少;而作为一个厨子,唯独能做一餐饭食,说说这些年关于离别、关于食物的故事。

我保证,一定会给诸君,给即将离开的佳楠,一个异常丰满的夜晚。

本期主厨:王鑫

定海桥互助社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

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 dinghaiqiao.org

受定海路马路菜场的启发,“定海桥民煮食堂”定海桥互助社美食促进组发起,通过每次特邀一位“主厨”操刀,在共同品尝食物的过程中,交代日常食物在各地方的土地、市场和人民生活中的历史、记忆、流通、成本和正发生的演变。本食堂长期招募主厨和帮手,更长期欢迎大家参与品尝,并对互助社的微小经济做出贡献~

本期图文编辑:赵伊人、陈韵

 

定海桥故事创作班的工作汇报

 

讲述:钱佳楠、刘蕴奕分享:赵伊人、Noel Gong、周晟杰、王鑫时间:2016.06.7  周二 19:00 * 活动结束在深夜,离开时请不要影响邻居休息。 *地点: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 · 定海桥互助社(见页末地图红点处)* 友情提示:地铁12号线爱国路末班车22:48 *

参与方式:关注本微信公众号,回复“定海谈038+姓名+手机号”即可报名参加

-相关阅读-

“定海桥故事创作班”面向街坊和社会招募学员啦~

定海夜报 | 面对老人

文案/写小说的钱佳楠,图片、编辑/刘蕴奕

钱佳楠一开始构想定海桥故事创作班的时候有三个初衷:第一,让定海桥本地的居民为自己发声(避免外来者的隔膜与偏见);第二,让定海桥的老人有一个除晒太阳轧山胡之外的新爱好(并且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价值);第三,让年轻的写作人走出书斋,直面生活现场。

然而,现在看起来,前两者都犯了理想主义的错误,只有第三个心愿似乎达成了,并且是以一种意象不到的方式。

你知道直到1957年定海桥还能看到印度锡克人保安吗?你知道为何沪语里“拉米”的意思就是“赚钱”吗?你看到一位普通的邻居老太太,有想到她幼年或许比你调皮捣蛋一百倍吗?而这些小聪明,对于往后艰难的岁月,到底帮了她还是拖累了她? 
我们每一次聆听都丰富了原本自己对偏狭的本土的认知,然而,写作要以怎样的形式发生?聆听与口述史采集的区别在哪里?日后这样的实践形式如何改进和复制?都是我们需要继续探索的疑惑。
所用帮助、指导过故事创作班的师友,以及对写作实践,对口述史感兴趣的朋友,我们欢迎你来聆听我们并不成功的实践过程,也和你分享我们采集的故事碎片,我们更希望听取你的建议。

 

定海桥互助社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
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 dinghaiqiao.org「定海谈」以定海桥社区为基地、以地方经验为参照,关涉港台日韩新马等各国各地的社区文化实践,团结各界人士,试图为社会发展与变革提供新观察与新思想。友情提醒:请大家用茶水费(10元/位,学生半价)支持互助社的独立运营,投入现场募款箱中,也可点击页面底部赞赏按钮捐款支持。欢迎自带水杯,鼓励环保。

赞赏说明
通过“赞赏”支持我们可附赠:
打赏5元可取定海桥明信片2张打赏30元可取定海桥互助社定制版搪瓷杯1个打赏50元可取《定海桥笔记》展览画册1本打赏80元可取庾凯关于定海桥的艺术作品“聚居区:一块肥皂”打赏150元可挑选流行类黑胶唱片(非古典)1张打赏252元及以上的土豪们你们一定不在意赠品了呢,随你挑

*如需以上赠品,请留言“微信名+手机号+赠品名称”,我们会做好记录并静候您前来定海港路252号领取!如需邮寄,请补上邮费并留下地址哦

民煮食堂第一回 | 从哈尔滨“奋斗副食”中走来

“定海桥民煮食堂”是由定海桥互助社美食促进组发起的食物项目,在定海路马路菜场的精神感召下,通过每次特邀一位“主厨”操刀,在共同品尝食物的过程中,交代日常食物在各地方的土地、市场和人民生活中的历史、记忆、流通、成本和正发生的演变。民煮食堂欢迎大家以品尝或主厨的方式共同参与,并对互助社的微小经济做出贡献~

民煮食堂第一回我们邀请的是出生在哈尔滨(的上海移民家庭)、12岁同父母一起“移回”上海、现在温哥华学习的青年艺术家石连川,食物为他此次回国探亲时从哈尔滨赫赫有名的“奋斗副食”市场挑选采购,机会难得名额有限,报名从速~

                                                            民煮食堂第一回

本期主厨:石连川

总策划:卢元炯

时间:2016年7月3日周日晚7点

地点:定海桥互助社一楼

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

* 因食物均为主厨从哈尔滨亲自采购,故招待人数仅限8位,如欲报名,请回复本微信“民煮食堂01+姓名+电话”,并先微信支付60元食材成本费,欢迎额外赞赏支持互助社运营

                                                                   菜单

秋林红肠

秋林格瓦斯

秋林列巴

秋林鲜葡萄酒

正阳楼干肠

正阳楼松仁小肚

肉联干叉烧

鲜扎啤

老都一处三鲜水饺

华梅罐牛

熏大马哈

朝鲜辣桔梗

道外烤冷面

道外烤烧饼

主厨说:哈尔滨,路过的人都在这里留下了什么

哈尔滨是一座神奇的城市,这里不是租界,但曾经歪果仁人数占到三分之二。这里是亚洲,却是二战后保留最完好了一座欧洲城市。曾经,这里人人横枪跃马堪比 Old West。 中国人,斯拉夫人,犹太人,朝鲜人都在这座城市都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痕迹。它们不光留在老城里建筑里和书本的故事里,还留在了哈尔滨的餐桌上。初到哈尔滨建铁路的俄国人是幸福的,这里是鱼子酱的产地,这里丰富的物产让沙俄动起了建立黄俄罗斯的念头,在这里建立城市。随行的立陶宛人留下了红肠,和啤酒,格鲁吉亚人留下了不同于西欧的葡萄酒。咸丰十年开禁放垦,闯关东的山东人和河北人在这里留下了扒肉,松仁小肚和干肠。第二次壬辰之乱,许多李氏王朝的遗老遗少不堪故国沦陷远走哈尔滨,也留下了原初味道朝鲜料理,那比二战后才催生的韩国料理好吃多了,Kimchi的原初版本是辣桔梗,韩国人是因为失去了桔梗的产区才改去腌白菜的。显然李氏移民并没孤单多久。阿芙乐尔一声炮响,高尔察克的士兵们只得东逃,在哈尔滨留下了列巴,塞克,红菜汤。  也许吃着这些的时候,他们会想起伏尔加河畔的姑娘。一起逃难的是罗曼诺夫王朝的王公老爷们,他们可能做梦都还想吃上一口罐焖牛肉,炸鹿肉,奶汁桂鱼。但是在哈尔滨,他们拥有的只是瑟瑟的寒风,那些俄式料理都装进了犹太人和的肚囊。犹太人倒是没给这里留下什么美食,却在这里留下了一座城市。后来,后来的故事就太多了…这些故事还在流传,而这些美食在上海很难吃到,菜单你已经看过了,想吃的话就7月3号晚来定海桥吧,和小松聊聊哈尔滨的故事,尝尝我带来的哈尔滨美食。

本期主厨:石连川

定海桥互助社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
受定海路马路菜场的启发,“定海桥民煮食堂”由定海桥互助社美食促进组发起,通过每次特邀一位“主厨”操刀,在共同品尝食物的过程中,交代日常食物在各地方的土地、市场和人民生活中的历史、记忆、流通、成本和正发生的演变。本食堂长期招募主厨和帮手,更长期欢迎大家参与品尝,并对互助社的微小经济做出贡献~

 

献计献策茶话会|社区晚托班怎么办?

 

报告:定海桥互助社晚托班教务组

与谈:对小孩放学后的时光感兴趣的人

主持:陈韵

时间:2016.1.27 周三 19:00(至地铁爱国路站运营结束前)

地点: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定海桥互助社

互助社从今年1月起试运营了两周、针对方圆几百米内孩子的晚托班。虽然学生只有几个,但却成为了互助社的朋友的宝贵经验。我们希望能在这段寒假期间,继续我们的节奏,并在本周三晚上,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的想法,并同各位对社区中孩子的教育、生活和精神问题有兴趣的家长和朋友们一起聊聊。

最早提出做晚托班是因为不断有左右居民来打听我们到工作,并表示希望把孩子放学后做作业的时间“就近托管”。我们从邻居这里得知,学校规定放学后,所有学生必须离校(除少数学校有到5点的免费晚托班外);因为作业难度和父母上班时间的原因,由爷爷奶奶接送放学的孩子,就需要有地方收留(可能家里环境不理想或爷爷奶奶无法盯牢),至少确保(越来越高深的)作业题目被及时完成和吸收。

如今这个晚托已变成相对完整的产业。通常会有一辆车子在校门口接孩子,把孩子带去晚托班的地方做作业,晚托班的老师会辅导作业完成,并在那里吃完晚饭后继续做作业,八九点左右被家长接走。我们房东的姨夫(也住在定海港路上),他的孙女就是去定海桥益民小区里这样的晚托班,一栋日本人留下的大别墅里,有70个孩子一起,平均一个老师大概辅导8个孩子大作业,每月收费1380元;在一定规模下,含晚饭的晚托班费用不算很高,家长可以接受。

以前我们认为工人的创造性生活应该发生在工作之余;今天我们不得不了解到,一个小学生放学之后的生活已经被转包。课余的时光既不能在学校,也不是在家庭或自己的社区里,而是被直接转包出去。于是我们必须去想,我们该如何回应邻居的期待和他们的“需要”?而且,在这个过程里,这又如何变成我们需要认真面对的工作?

我们能做怎样的晚托班?譬如,我们只做附近的居民,让孩子能回家吃晚饭,保证每天和家长一起的晚饭时光,因为家庭不只是一张床和一笔钱。在现有学校、家长和社会交织严密的逻辑下,这放学后的两三个小时,是否还有其他的可能?对家长来说,我们可能不是专业的老师,那我们是谁,我们对他们又可以成为谁?我们是否对孩子来说也有潜力,正如孩子也当然有作业和考试之外的潜力?

我们欢迎所有对这些问题感兴趣的教育工作者、家长和其他文化工作者,一起来跟我们聊聊这个话题,为我们之后的工作思路献计献策。

 

延伸:香港繁忙儿童合唱团《补充练习无间做》

【毛记电视第一届十大劲曲金曲分奖典礼】香港伊丽莎白体育馆,2016年1月11日。

点击观看视频

 

关于我们

定海桥互助社,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

欢迎访问我们不断建设中的网站

dinghaiqiao.org

笨蛋风筝工作坊

你有什么笨蛋故事想放?

bendan

笨蛋风筝工作坊暨笨蛋风筝放飞活动

日期:2015年12月12日周六10.00 – 16.00

集合:上午10点杨浦区临青路188号门口(周家牌路近临青路)

带队:李亚峰(定海桥互助社社长)

技术:李亚峰、石连川

现场协助:柳力、伊人、雨频、小童等

0

牙缝社长正在制作中

 

在杨树浦的树叶掉光之前,定海桥互助社紧急推出迎冬至特别活动:

笨蛋风筝工作坊笨蛋风筝放飞

欢迎定海桥居民、大杨浦人民和全市各界群众踊跃报名参加,在年底一起快乐地放走这一年的晦气!~一起来做风筝,画上、写上自己想放走的那个什么东西!

因为互助社地方小摊不开,工作坊移师至两站路外的临青路188号C楼4楼。这个今天的“创意园区”前身是三家工厂:第十九毛纺厂、消防水带厂和第十二羊毛衫厂(品牌产品为皇后牌绒线)。“园区”南面正对着周家牌路和拆迁中的“福禄里”,是互助社社长李亚峰父亲和他自己长大的地方。

在这里,我们不仅能够愉快地摊开纸线做风筝,还可以俯瞰到我们放风筝的“空地”——房屋不断萎缩瓦解、围墙不断生成突现的拆迁现场。

时间:2015年12月12日周六10.00 – 16.00

集合:上午10点在杨浦区临青路188号门口集合(周家牌路近临青路)

  • “这里是哪里?边走边说

    10:00 – 10:45

福禄里居民后代李亚峰和本地老画家施敏孝先生,带领大家走一走这里,讲述他们所知道的、刚刚消失的人、事和物。10.pic

  • “故事放去哪里?边说边做

    11:00 – 16:00(含午餐时间)

地点:杨浦区临青路188号,近周家牌路C3号楼4楼

技术设计:李亚峰、石连川

现场协助:柳力、伊人、雨频、小童等

16岁(初三)以下免费,午餐费10元,合计10元;

16岁以上,收取材料费20元,餐费15元,合计30元。

||||现场提供望远镜一台,供细致观察拆迁中的富禄里(即放飞笨蛋风筝的地点)||||

笨蛋故事集锦

故事一:周家牌路上的老何现在是圈内小有名气的古家具修复和收藏专家,而他人生中最早的木工手艺就是从这个厂区内的一位师傅那里学到的。

故事二:富禄里的西面是牙缝的奶奶家,2013年被动迁后,他扒下了奶奶家和周边街坊邻居的80多块门牌,并为《定海桥笔记》写了一篇的自传性短篇小说。

故事三:一年多前,从武汉来上海的柳力,一边在四楼经营画廊,一边观看窗外不断倒塌、减少和削减的房屋街道。他给自己买了一台望远镜,说:总有一天要做点什么。

故事四:1970年代的一个黑夜,贵州一个劳改农场的劳改犯把一只黑色风筝的风筝线放进教员儿子的手里,问他:你有没有感到在拉动整个天空?

982671060

如果你也有什么笨蛋故事

请现场带来,做进风筝

把它放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