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煮食堂第一回 | 从哈尔滨“奋斗副食”中走来

“定海桥民煮食堂”是由定海桥互助社美食促进组发起的食物项目,在定海路马路菜场的精神感召下,通过每次特邀一位“主厨”操刀,在共同品尝食物的过程中,交代日常食物在各地方的土地、市场和人民生活中的历史、记忆、流通、成本和正发生的演变。民煮食堂欢迎大家以品尝或主厨的方式共同参与,并对互助社的微小经济做出贡献~

民煮食堂第一回我们邀请的是出生在哈尔滨(的上海移民家庭)、12岁同父母一起“移回”上海、现在温哥华学习的青年艺术家石连川,食物为他此次回国探亲时从哈尔滨赫赫有名的“奋斗副食”市场挑选采购,机会难得名额有限,报名从速~

                                                            民煮食堂第一回

本期主厨:石连川

总策划:卢元炯

时间:2016年7月3日周日晚7点

地点:定海桥互助社一楼

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

* 因食物均为主厨从哈尔滨亲自采购,故招待人数仅限8位,如欲报名,请回复本微信“民煮食堂01+姓名+电话”,并先微信支付60元食材成本费,欢迎额外赞赏支持互助社运营

                                                                   菜单

秋林红肠

秋林格瓦斯

秋林列巴

秋林鲜葡萄酒

正阳楼干肠

正阳楼松仁小肚

肉联干叉烧

鲜扎啤

老都一处三鲜水饺

华梅罐牛

熏大马哈

朝鲜辣桔梗

道外烤冷面

道外烤烧饼

主厨说:哈尔滨,路过的人都在这里留下了什么

哈尔滨是一座神奇的城市,这里不是租界,但曾经歪果仁人数占到三分之二。这里是亚洲,却是二战后保留最完好了一座欧洲城市。曾经,这里人人横枪跃马堪比 Old West。 中国人,斯拉夫人,犹太人,朝鲜人都在这座城市都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痕迹。它们不光留在老城里建筑里和书本的故事里,还留在了哈尔滨的餐桌上。初到哈尔滨建铁路的俄国人是幸福的,这里是鱼子酱的产地,这里丰富的物产让沙俄动起了建立黄俄罗斯的念头,在这里建立城市。随行的立陶宛人留下了红肠,和啤酒,格鲁吉亚人留下了不同于西欧的葡萄酒。咸丰十年开禁放垦,闯关东的山东人和河北人在这里留下了扒肉,松仁小肚和干肠。第二次壬辰之乱,许多李氏王朝的遗老遗少不堪故国沦陷远走哈尔滨,也留下了原初味道朝鲜料理,那比二战后才催生的韩国料理好吃多了,Kimchi的原初版本是辣桔梗,韩国人是因为失去了桔梗的产区才改去腌白菜的。显然李氏移民并没孤单多久。阿芙乐尔一声炮响,高尔察克的士兵们只得东逃,在哈尔滨留下了列巴,塞克,红菜汤。  也许吃着这些的时候,他们会想起伏尔加河畔的姑娘。一起逃难的是罗曼诺夫王朝的王公老爷们,他们可能做梦都还想吃上一口罐焖牛肉,炸鹿肉,奶汁桂鱼。但是在哈尔滨,他们拥有的只是瑟瑟的寒风,那些俄式料理都装进了犹太人和的肚囊。犹太人倒是没给这里留下什么美食,却在这里留下了一座城市。后来,后来的故事就太多了…这些故事还在流传,而这些美食在上海很难吃到,菜单你已经看过了,想吃的话就7月3号晚来定海桥吧,和小松聊聊哈尔滨的故事,尝尝我带来的哈尔滨美食。

本期主厨:石连川

定海桥互助社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港路252号,是一个自我组织的学习、沟通、反思和服务的活动现场,寻求社区文化/价值建设同艺术/知识生产相结合的行动和创造方式,以互助的原则同在地社区和广泛的同道者互动、协力与合作。
受定海路马路菜场的启发,“定海桥民煮食堂”由定海桥互助社美食促进组发起,通过每次特邀一位“主厨”操刀,在共同品尝食物的过程中,交代日常食物在各地方的土地、市场和人民生活中的历史、记忆、流通、成本和正发生的演变。本食堂长期招募主厨和帮手,更长期欢迎大家参与品尝,并对互助社的微小经济做出贡献~